白秀隐

╭(╯^╰)╮

【林秦】手术刀(十八/完)

一坨闲云不下雨:

#剧版人设

#OOC(大概

#有私设





龙番警局的午后,整个办公楼里都跟着添出了冬季特有的沉静感,行动队的区域里除了几位执勤警员,大部分人都没在座位上,临近年关不少小扒小窃层出不穷,需要出警排查的情况也跟着增加,林涛正和小黑几个人在其中报案率较高的几个地段走访。相比行动队偶尔响起的电话和应答声,法医科倒是如常的安静,秦明正独自在桌前整理着报告,办公桌上原本藏在储物柜里的合照已经重新摆了回去,笔筒里的每一支笔芯也早就被林涛全都换过了一遍。



秦明看着正拿在手里的这支笔,不禁有些出神,两周前和林涛一起回家的记忆尚犹新,虽然无数次想象过的各种可能情况都没有发生,没有针锋相对也没有震怒言辞,但很明显在老两口身边萦绕的那种沉默压抑让秦明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而之所以久久盘踞不散正是因为这种感觉不完全是忐忑不安,其中又似乎暗藏着什么难以言喻的类似感,朦胧间的缥缈难追让他无法轻易说出是好是坏。



最近这段时间林涛抽空回家看看的频率也比以前高了不少,上周五还住了一晚。这一次回来的时候和每一次都不同,他手里还提了两个口袋,里面装着不少大大小小的餐盒,林涛的满眼笑意尤其明显,他一边往冰箱里收拾一边告诉秦明不用担心,再给他们一些时间就好。那天晚上具体发生了什么秦明并不清楚,不过在后来逐一看过冰箱里的餐盒,发现里面都是林涛父母给带的各种小菜后,似乎那种暗藏的类似感也正在不断的被慢慢勾勒清晰,虽然秦明还不能准确定义,但他没有好奇没有顾虑,笃定的选择相信林涛。



想到此秦明抬起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准备继续手里的报告,顺便眼神扫过了大宝的空座位时,才意识到她从午饭前接了个电话就跟着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到现在也没回来。看着她桌子上还高高摞起的文件夹,秦明正微微皱眉大概算着要想赶上局里安排的总结进度,至少今天要处理完一半才能让她下班,便听见大宝喊了一句老秦推门走了进来,闻声看去秦明刚要开口,就看门边又跟进来一个人,让他都没来得及愣神就条件反射般的立刻站了起来。







两个星期前的周末,林涛和秦明终于决定回家,之前原本计划好的日子被一起临时发生的凶案扰乱了安排,案子本身没什么难度,只是犯人潜逃到了外省,再等抓捕回来押到龙番已经又过了一周,林涛早就和家里打过招呼的那句有大事要向他们坦白也跟着拖了下来。



林涛家位于城中的一个居民小区,到达的时候正值周末午后,刚从五慧回来时的那场雪早已消融,小区里道路两侧的树木寒冬中没了白雪皑盖更显得枯干落寂,不过这并不影响小树林间三两成群的孩子在街心花园里跳笑围跑的好心情,附近的长椅上还坐着不少聊天的长者,小区里的车道设计相对老式,路边停上车后宽度有限仅容一辆车通行,步行道相比之下便显得更窄,居民在两道之间来回穿梭,其中以上了年纪的老人和小孩居多,林涛也没有尝试把车开进楼下,直接放在了小区入口处不久前才规划的停车区。



两个人走到楼门附近时,有几位从小就和林涛家是邻居的叔叔阿姨也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晒太阳,看见他和秦明两个人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其中一位叔叔开了口,



“呦,林涛,可是有日子没见你了,警队忙吧,回来看你爸妈?”



“是啊王叔,您最近身体还好?”林涛笑着和眼前的人打着招呼,



“哎,不比原来了,你爸最近也老因为高血压被你妈念叨。”



“旁边这是谁啊?”另外一位看了看林涛身边一直没说话的秦明,随口问了一句,



“张阿姨,这是我同事。”林涛说着看了一眼此时表情稍显僵硬的秦明,心里知道他是在紧张,便冲他笑了笑,又转过头看向几位还坐着的人,



“叔叔阿姨,我先进去了,改天有空再聊。”



两个人在身后一片热情的问别声中走进了楼门,楼里有两部电梯但运营速度很慢,林涛家就在三层不过六折楼梯,只是秦明却觉得每迈上一阶台阶似乎脚下都跟着更沉一分,林涛刚才的轻松笑意也随着在房门口站定后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有些严穆的僵直感,他没有急着敲门而是先深吸了两口气,随后转头看向秦明,



“没事,别紧张,有我呢。”



“嗯。”秦明跟着点了点头,虽说不紧张是假,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有些轻颤,但他却并没有感到任何惧意,一旦站在了早晚要面对的关口,内心反而没有想象那般波澜。







“小秦,多吃点,都是你叔叔我的拿手菜。”秦明从进屋起其实就已经察觉到了有些异样的气氛,不过老两口没有表现的过于明显,还在尽可能保持着正常情绪,听到林爸爸的招呼,他轻轻点了点头,但并没有动筷子,桌前的四个人两两相对,双方都颇有些如临在阵的紧绷感,最后还是林涛先打破了沉默,



“爸妈,今天回来就是想跟你们坦白我之前说的那件大事。”他的手在桌子下面稍显局促的半握成拳,林爸爸随着这句话看了一眼秦明,又看了一眼老伴儿,轻轻叹了口气,



“...说吧。”从刚刚秦明跟着一起进门开始,他们就已经隐隐约约察觉到了林涛所谓的大事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只是没到坦白的那一刻,两个人谁也没主动提起,



“...本来我打算先自己告诉您跟我妈,不过秦明说这是两个人的事情,虽然他也怕你们难以接受,但还是决定和我一起回来,”林涛发现真的开口了,所有的不安紧张也都随之消失,他认真直望着父母没有任何情绪的表情,语气是从未有过的诚恳,



“爸,妈,我喜欢秦明,遮遮掩掩不是男子汉所为,我也早就应该和你们说,只是之前一声不响的走了两年实在对你们有愧,而如今这个选择更是深知自己不孝,如果您和妈不能接受也不能原谅,我完全理解,要打要骂我也都认,冲我一个人来就行,”林涛说着看了秦明一眼,再次看回父母的眼神里,认真中添出少许黯然,老两口一言不发,像是在等着林涛把话说完,



“你们也清楚,秦明经历过我所不能想的过去,但也正因为如此,其实他比我更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认可,你们可以对我失望,但请你们不要对秦明失望,”或许是这句话触动了为人父母的共通性,林涛感觉原本面无表情的父母眼里也跟着流露出了些许慈软,



“爸妈,我想照顾他,我想和他在一起,我喜欢他只因为他是秦明,这个世界上是有千千万万的人,但只有这么一个他,我不能没有这个他。”



还放在腿上已经紧握成拳的手随着这句话被秦明轻轻覆上,微凉还带着些许汗意的触感让林涛心里默默一疼,他毫不犹豫的把这个仿佛游离无依的温度握在了手心里。



“林涛,你知道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你真的想好了?”不知过去了多久的沉默后,林爸爸先开了口,



“不只是你,你们俩都想好了吗?”



“想好了。”林涛语气坚稳,直视着父亲的眼神毫无闪躲,秦明虽然没有说话,但带着同样的神色点了点头,



“有多认真?”林爸爸没有离开视线,而是带着严威扫过秦明然后直盯着林涛,



“比我当年想当刑警还认真,比我两年多前领那个任务还认真,您也应该知道,如果不是认真的我不会和您摊牌。”林涛的眼神坦荡真诚,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一直告诉你男子汉不仅要敢作敢,也要有责任有礼教是什么意思。”林爸爸的视线依旧冷峻,



“秦明已经带我去问候过,我也和叔叔阿姨保证了会好好照顾他。”林涛说着又握了握秦明的手,语气坚定。



两父子就这么对视着,谁也没有再说话,秦明的视线扫过一直没有开口的林妈妈,此时看不出她是什么情绪,只是后背有些微颓着直盯眼前的空饭碗,仿佛这场对话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一般,神色寡薄。又一次长久的沉默后,林爸爸深深的叹了口气,随后起身走进厨房,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三个酒盅,倒满后分别放在了秦明和林涛眼前,跟着举起自己的那一杯,扫过林涛看着秦明,眼神中的情绪千丝万缕,让秦明一时有些看不懂,但还是跟着拿起酒杯,



“干了。”林爸爸说着已经抬头把酒灌了下去,



“爸,秦明他…”林涛话音未落,只见秦明也毫不含糊的一饮而尽,盘踞在喉嗓的烈辣让他不禁有些低咳,林涛眉头微皱强忍住想要帮他轻拍背脊的冲动,只能将手心里的温度握的更紧,秦明转过脸带着细淡的笑意冲他轻轻摇了摇头。



秦明的这个表情不偏不倚刚好映进了林妈妈的眼里,其实她一直在留心着两个人的情绪变化,林涛的这番话作为父母,他们都非常清楚已经是无可回头的认真,和林爸爸这种更为男性粗犷亮直的处理方式相比,情感上的巨大冲击还是让有着女性纤细弯绕的她无法轻易开口,虽然同样身为母亲她尤其体恤秦明的过往,可突然的身份转变始终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接受。只是此时此刻看着秦明这个明明在前路未卜的阴晴不定中依旧坚定而柔和的笑容,眼神中还酝涌着藏不住的爱恋,年轻时也曾经历过爱情的她自然明白这其中所饱含的深笃,印象中一直以来都有些寡冷的秦明能够流露出这种神情,她也充分了解这份感情并不是林涛的一厢情愿,然而各种交缠的情绪依旧让她思绪混乱内心嘈杂,头脑中仿佛响荡着嗡鸣,在有些茫杂间她从秦明身上撇过视线,就见林爸爸又要去倒满第二杯酒,一直没说过话的她终于回了神,



“做了一桌子菜不吃,高血压还空腹喝酒,”说着站起身端过汤盆,



“汤都凉了。”然后谁也没看低着眼睛走进了厨房。



等她再回来时,三个人依旧对坐在桌前,谁也没动筷子,直到她坐下林爸爸才张罗吃饭,一整顿饭还是显得有些沉闷,林爸爸的酒杯立刻被没收,知道老伴心情不定他也不敢多说只能埋头吃饭,林涛不时找着几个话题试图让气氛少些尴尬,到最后也还是不再言语安安静静的吃饭,但嘴里不忘小声念叨着食不言寝不语,林妈妈也如前那般再次一言不发,不过她还是主动给秦明的碗里盛上了汤,桌下交握的那双手也一直没有放开。



自这天之后,秦明没再去过林涛家,林涛会不时的带点东西回家看看,每次回来后也都会笑着和秦明说不用担心慢慢来就好,然后把他揽进怀里不再说话,秦明也很体贴的没有追问过,只是安静的靠在他怀里,偶尔会小声提议要不要一起来杯咖啡,林涛也总会在同意后吻过怀里的人才放手。





结束了走访刚一回到局里的林涛,还没在自己的桌前坐定,就听旁边的执勤警员叫着自己,说大宝交代让他回来以后立刻去法医科办公室,林涛先是一脸狐疑,没听秦明说法医科有什么事,不过警员说大宝当时的表情特别严肃认真,林涛以为是有什么急事,端起水匆匆喝了一口就跑了上去,结果发现法医科虽然门开着,办公区却没人,走进去再一瞧,仪测区的长桌前有三个人,等看清坐在秦明对面大宝旁边的人后,他不由一愣,



“妈,您怎么来了?”



三个人都顺着这个声音看了过来,林涛的视线快速扫过秦明,见他表情如常心里跟着稍稍松了口气,又转脸看了看大宝的表情,似乎透着些许暗自得意,只是还没来得及再细反应,就听林妈妈开了口,



“我其实也不想来你单位,不过怕突然说让你们回家小秦心里有压力,你也过来坐下,我说完就走。”



林涛看了看独自坐在一边的秦明,搬起了椅子跟着走了过去在他旁边坐下,桌子一侧的空间有限,两个人挨得很近,臂膀几乎贴在了一起,林妈妈看着林涛尽管如此也要跟过去坐下,不禁想起了上周五,这其实也是她今天来的理由。



那天晚上林涛回了家,正好之前在楼门口遇见的几位叔叔也在家里串门,好久不见林涛几个人都挺高兴,林爸爸因为有林妈妈在一旁看着不怎么敢多喝,林涛便陪他们喝了不少,眼看半瓶酒不一会功夫就干了,几个人依旧兴致未减,林爸爸正好看那瓶秦明上次来时带的酒还放在柜子上,顺手拿过来准备开了,谁知道林涛却死活不答应,抱着酒瓶子不撒手,林妈妈原以为他是喝多了撒酒疯,叹着气想给拿走,但林涛不喊不闹,抱着这瓶酒站起身随后窝在了沙发上,看他这反应其他人的酒倒跟着醒了大半,再一看表已经快十点,简单告别了几句也都回了家。



送走人再回到屋里,看着林涛还窝在那里,心想着让他躺舒服点,林爸爸也伸手去拿酒瓶,可这酒瓶就仿佛镶进了林涛怀里,怎么也拿不出来,秦明说的不假,林涛喝多了确实只说梦话不撒酒疯,只听林涛嘴里似乎念念有词,老两口也凑近前去细听,



“不行...不能拿走...别走...”



零散而不连贯的词汇含混不清着传来,只是听清后两个人却再也说不出话,林妈妈叹了口气从柜子里找出一床被子给他盖上,然后俩人又回到桌前坐下,在林涛依旧有些含混的微弱唠叨声中,互看着彼此。老两口心照不宣的都想到了那年中枪后躺在医院里的林涛,那时候面无血色嘴唇苍白,疼到连呼吸都得小心翼翼,哪怕细微的胸口起伏也会扯着撕疼,可就是这样他都没大吭一声,见他们去了还特意一脸轻松挖空了心思跟他们开玩笑的儿子,此时却在梦里只因为要拿走那瓶秦明带来的酒而难得流露出了细碎的软弱。他们并不知道这瓶酒是秦明在林涛都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买回来的,那天回去以后又因为没有事先了解过林爸爸有高血压不宜过多饮酒而有些暗暗自责,林涛虽然没多说过什么但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刚刚抱住酒瓶的时候有一种仿佛抱住了秦明的错觉,酒劲作用下怎么都不肯放手。



林涛的念叨声已经弱了下去,似乎是睡着了,林妈妈又看了看他抱着硌人的酒瓶子却睡的十分安稳,终于有些认输般的摇了摇头,起身也去拿了一个酒盅,老两口四目相对心有灵犀,沉默着点了点头,随后传来了一声清脆的碰杯声,林妈妈很少喝酒,此时喝下的这口刺辣她却没有急着咽下去,而是让酒精的烈稠充斥满腔,她闭着眼睛眉头紧皱,似乎是做了一番努力,才终于把这口酒咽了下去,只是她和林爸爸心里都清楚,咽下这口酒等于咽下了大半辈子的惦记,顺着食管烧疼进胃腹,她不禁深吸一口气,鼻腔里的酒精味道还没有散去,两个人两双手紧紧交握,老伴儿不时轻拍着她的手背,烧疼感渐渐散去,她突然发觉原来疼过以后,是周身暖意。



林涛第二天醒来对前一天晚上自己父母终于越过的峰坎毫无察觉,他只是在有些受宠若惊间接过母亲塞进手里的打包盒,又有些莫名的看着父亲把秦明带来的酒放进了客厅的陈列柜里。





这之后又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林妈妈直接联系了大宝,果不其然她对这件事情早就了解,今天中午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大宝非常诚恳的告诉她,



“阿姨,其实那两年分开的时间里,我和老秦在五慧见过一次林涛,那时候他还在任务中,有件事我都没告诉过林涛,见到他的那天晚上,他正发着高烧,第二天上午老秦才回来,当时那黑眼圈和熊猫一样,之后我们又立刻去了地方查访,那条路阿姨我跟您说,真的是把我胆汁儿都吐出来了,但是老秦就那么一动不动睡的特别安稳,”大宝说着仿佛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况,表情都跟着夸张,



“阿姨,您想想那可是老秦啊,他是什么人,我们去邻市处理个小案子他那箱子都跟搬家似的,结果那一路晃荡成那样,连走惯了的当地人都有点受不了,但他就因为前一天看见林涛了,安稳的跟躺在席梦思上一样。”



“哎,其实我和你叔叔已经认了,林涛想怎么选就随他吧。”林妈妈说着叹了口气,



“阿姨,您和林叔已经是很开明了,我都佩服真的。”大宝说着点了点头,



“也不是什么开明不开明,自己的儿子自己最清楚,就算我们不同意也没用,两年多前一声不吭就走,我跟你叔叔就想着只要他能回来怎么都好说,只是没想到这回来倒是回来了...”林妈妈说着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想想也是,早就应该看出来了,这孩子认了的事,谁说什么都没用。”



“阿姨,那您打算怎么办?”大宝小心的观察着林妈妈的表情,



“那天小秦去家里的时候我一直情绪不高,我怕他是觉得我怪他,”林妈妈说着抬起眼睛,



“小秦也是个苦孩子,他家里的事林涛早就跟我说过,我也确实挺心疼他的。”



“阿姨,要不然这样吧,您干脆和我回局里跟老秦聊聊,不是在您家可能双方都没那么拘谨,把话说开了也好,老秦这人看着淡泊,其实心思挺重的。”大宝跟着提议,



“不会打扰你们工作吗?”林妈妈稍有顾忌的问道,



“不会,最近局里的人都忙小扒小窃呢,我们法医科挺闲的。”



大宝故意无视了自己身上其实还压着一堆报告的事实,非常热情的招呼着林妈妈去了局里,在林涛进来之前,三个人简单的聊过几句,秦明原本还对突如其来的拜访有些不知所措,不过看林妈妈面色平和语气柔缓,只是随意问着最近工作忙不忙之类的话题,让他虽然还是对此访的目的还有些摸不清头脑,心里倒是跟着稍有放松,然而随着林涛坐定,林妈妈和睦的脸色立刻换成了严肃,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就像做错事的幼儿园小朋友并排坐在一起,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腿上,大气都不敢出,大宝没有察觉到林妈妈的这个变化,脸上还带着些许得意,



“林涛,别的我都不说,我就先跟你算算这两年这笔账。”林妈妈的声音里都透出了威严,大宝一听神色一愣,赶快偏头凑了过去,



“阿姨,这跟咱们刚才商量的不一样啊。”



“你先配合我就好。”林妈妈也迅速在她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



“好的好的。”大宝眨了眨眼,立刻跟着换上了情绪,随声附和,



“对,就先说说这两年。”看着秦明坐在那里对自己一脸极致无语却又不敢太露骨展现的表情,大宝觉得自己已经快暗爽到憋出内伤,



“你一声不吭就扔下我跟你爸走了两年,这期间还是人家大宝和小秦经常照顾我们,你自己说说有这么当儿子的吗?”林妈妈继续说着,



“就是,那时候叔叔阿姨每次问起你都特别难过,我们看了都揪心。”大宝跟着帮衬,



“没有,妈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林涛也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



“你让我跟你爸提心吊胆了两年,有想过我们的心情吗?”林妈妈继续问着,



“别说叔叔阿姨了,我都天天担心着呢。”大宝说的感同身受,林涛低头不语,



“想想我们才让你提心吊胆俩礼拜,真是太亏了。”林妈妈说着叹了口气,



“...妈...您什么意思?”林涛被话题的突然转向听得有些头脑犯晕,大宝也一时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林妈妈无视了他的问题,转过视线看向秦明,



“小秦,阿姨之前对你态度有点冷淡,你别介意,”秦明立刻摇了摇头,林妈妈继续说道,



“我这儿子虽然没什么明显的优点还天天害人担心,但好歹也是自己的宝贝,我跟你叔叔说不盼着抱孙子那是假的,”林妈妈说着却笑中带出了几分柔和,



“但为人父母的,总归还是希望孩子过得好,他是我儿子没错,但我和你叔叔也明白他不是我们的私有物,是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既然他认了你,叔叔阿姨要是生拆硬掰也没意义,最后只会两败俱伤,”说着她叹了口气,



“只是要真的接受起来,我和你叔叔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希望你别怪我们。”



“阿姨...我从那天跟着林涛回家开始,就总觉得有一种很模糊但又十分熟悉的感觉,原本还有些说不上来,”秦明直看着林妈妈的眼睛,那股缥缈难追的感觉终于在此刻清晰,



“现在终于肯定,那是我从很早以前就没再体会到过的来自父母的关爱,”秦明看着林妈妈随着这句话眼睛似乎有些蒙起水雾,



“林涛总跟我说,能遇到我是他的幸运,但阿姨我清楚,真正幸运的人是我,我不仅遇到了他,我还遇到了您和林叔叔,你们对我没有排斥,而是以父母包容孩子的出发点在尝试着接受,”秦明感觉林涛已经握住了自己的手,温热的包裹让他的内心更加平静安稳,



“虽然这段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但您和叔叔也是不能忽略的存在,没有家人祝福的感情总归是有缺憾,我理解您和叔叔还需要时间,我也不希望林涛与您和叔叔之间产生隔阂,所以没关系阿姨,多久我们都可以等。”



秦明此时此刻,只觉得心底是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涌动,脸上跟着浮起的笑意哪怕在林涛眼里,也都是前所未有的色彩,明亮而温柔。







转眼龙番已是初夏,午后的阳光开始显得毒辣,刚刚从外面回来的林涛只穿了一件白T,脱掉了早上出门时还穿着的外套,法医科办公室里阴凉的白墙和砖地让他感觉环绕的暑热都跟着褪去了大半,顺便拿过了大宝桌上还放着的两瓶没动过的饮料,也没管她扫过来的眼神,直接拧开瓶盖一口气喝下去大半,原本在桌前写着什么的秦明抬起了眼睛,



“刚回来不要暴饮。”



“这天气看着早晚凉快,谁知道中午这么热。”林涛虽然依旧没放下手里的饮料瓶,但改为小喝了一口,大宝看着他撇撇嘴,就听秦明又开了口,



“对了,叔叔阿姨说要去南方玩几天,大概下周回来。”



“什么时候的事?”林涛跟着看了过来,



“昨天上午走的。”秦明已经再次专注于手里的报告,随口答了一句,



“不是宝哥,我就纳闷了,”林涛说着拍了拍大宝的肩膀,



“这我爸妈怎么什么都跟秦明说?”



“可能是他们发现,老秦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儿子就是比亲儿子靠谱。”大宝笑的一脸得瑟,



“这话说的,就算是天上掉下来,那也是我姓林啊。”林涛跟着打趣,



“姓林怎么了,你又不叫黛玉。”大宝说着撇嘴笑了笑,



“嘿...”林涛又拍了拍她的肩膀,正要说话却被大宝先了一步,



“你还别嘿,我问你,林叔不是一直都有点高血压吗,你怎么处理的?”大宝说着推了推眼镜,



“我让他少喝点酒,平时多运动呗,到了这个年纪,就是得多注意。”林涛一脸理所当然,



“你看看你看看,就说人老秦天上掉下来的儿子靠谱,你不知道吧,老秦那可是研究了无数高血压相关的最新学术文献后,认真梳理了各类并发症及其成因以及需要注意的预防事项,不仅给列出了合理的控压指南,还详细的对比了各类运动可能带来的损伤,以及结合林叔平时的生活习惯还有常规用药情况,最后总结出了一套完全量身定做的高血压防治宝典,我跟你说,就那专业水准详实程度,一旦出版了,那老秦必须是下一个红遍海内外的养生专家!”



林涛听着大宝的这一番高谈阔论直犯愣,然后有些迷茫的问道,



“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也不知道?”



“林大队长日理万机的当然不知道了,不像小弟我比较闲,”说着大宝从桌子上抱起了一整摞厚厚的文件,塞进了林涛的怀里,



“看见没有,就这些,都是老秦给我布置的额外工作,回头跟林叔说,这本宝典里可还有我的一大部分功劳。”



秦明终于被这番对话吵得有些无奈,他抬起眼睛看着对面还在说个没完的大宝,无语的摇了摇头,



“我还要写报告,如果你不能保持安静就请出去。”



但先凑过来的人是怀里还抱了一堆文件的林涛,眼神中都闪着不一样的光彩,



“你真写了?怎么没和我说一声,还看了这么多东西,多辛苦。”



“辛苦什么,你抱的那些都是我的工作好吗?”大宝十分无语的白了林涛一眼,转身往门外走,



“这个世界果然还是只有煎饼是最好的!林涛你还欠我一两个鸡蛋的呢别以为我忘了!”



伴着走廊里越走越远的脚步声,此时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林涛也没含糊直接又往前凑了凑吻了上去,秦明先是一惊,随后怕会有人进来想退开,只是自己越往后,吻就跟着越往前,最后林涛几乎整个人都趴在了他的办公桌上,这才有些恋恋不舍的从他唇边离开,看着秦明跟着涨红的脸,笑着舔了舔嘴唇,



“晚上回家再继续。”



秦明先是随着这句话抿了抿嘴唇,然后站了起来,走过去把办公室门关上,又拉着林涛走进了旁边的仪测室,回过头时发现后者正用意义不明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不要想多了。”秦明说着避开了林涛的视线,



“那你关门干嘛?”林涛带着浅笑问道,



“...我怕有人打扰我写报告。”秦明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乎弱不可闻,



“哦,报告,那也应该是在外面写啊,在这里怎么写。”林涛脸上的笑容已经更深,



“...这里安静。”秦明感到腰间已经被一双手臂揽过,



“大宝买煎饼一会就回来了。”林涛说着吻过了秦明的脸颊,



“我知道。”秦明声音细弱的应了一声,



“你说这一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局里,万一哪天控制不住怎么办。”林涛说着又吻过了秦明的另一侧脸颊,秦明反应了一下才明白林涛的意思,他立刻涨红了脸,



“我可没说过那种事。”



“哪种事?”林涛笑着抚过秦明的脸颊,语气带着调皮,



“你知道。”秦明微微偏过脸,



“嗯……如果是我知道的那种事,要是有一天真忍不住了,你可得配合。”



没等秦明回答,吻跟着落了下来,深沉而缠绵,只是走廊上还在不时传来的脚步声让这个吻没有持续太久,林涛有些意犹未尽的看着已经坐回了办公桌前写着报告的秦明,虽然后者在极力保持着冷静,但耳廓连带着脸颊依旧涨的通红,眼神还会悄悄瞄过桌前的林涛,



“秦明,”随着林涛的声音秦明抬起了头,直视着对方眼神中的爱恋,



“我觉得忍不住的那天应该不远了。”



原本还没有褪去的颊红跟着再次烧热,秦明抿着嘴唇故意不去看林涛,但报告已经一个字都写不下去,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对坐着直到大宝买完煎饼又一次回来,她看着眼前一股几乎肉眼可见的爱意围涌,跟着浑身一哆嗦,看来以后只有他们俩在办公室的时候,回来前很有必要先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终于,秦明读完了林涛所写过的最后一封信,齐齐整整一共700封,紧紧码放在那年林涛走前搬来的苹果箱里,每一封信秦明都认真读过,用心回复。



【人生在世匆匆莽莽,命运总有疏离眷顾,何其有幸,能与你相遇。】



秦明在最后一封信上写下了这句话,随后将整个纸箱封存,珍藏在书架下方专门准备好的格子里,箱子的旁边还安静的躺着一把手术刀,他又看了一眼书桌上林涛昨天送给他的新笔记本,皮革外封仿佛在标示着岁月般深长隽永,林涛送出的本意原是因为知道秦明有写结案语的习惯,不过秦明此刻决定用这个笔记本记录一段可期的未来。



前路也许不会一帆风顺,也会有争吵有碰撞,但只要是和身边的这个人相依,便总有能一起走下去的信心。抬起脸迎上林涛满溢笑意的眸色,秦明顺手拿起笔记本走了过去,轻吻他的脸颊,神色中也带着同样的笑意,



“和我一起写吗?”





完。

--------------------------------------------



完结撒花~!噢耶~!终于完了一个坑激动的出门跑圈ing!!!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喜欢的小伙伴,队长和法医的故事就先在此小结,90度鞠躬~



遁~

19960125-20170125 二十一岁生日快乐 有你陪着的第一个生日

最开心的莫过于我喜欢的剧要原班人马的拍第二季了 嚯哈哈哈哈 纪念一下

before&after

谢谢各位乐乎的小伙伴 求助发出去不到24小时就有小伙伴给我发了图 果然天下昀朵一家亲呀

再次感谢 笔芯 @Kura猫.❓

占tag问一句
哪位朋友有这个壁纸的原图呀 我好喜欢的呢 可惜找不到 拜托知道的亲们帮个忙啦 感谢~~

【秦科长妖娆的身段~】

我的领带随我飞呀飞呀